师父 Sifu Benjamin Culos

迄今,考虑武术作为休闲运动,自从我开始练习以来,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了武 术上面。我在小时候发现的这种对中国和武术的热情的真正意义源于练习。因此,我 最终决定根据我对功夫的追求,重组我的⽣活。

我于1990年开始练习空⼿道,然后尝试了不同的功夫风格,⽐如螳螂拳,Hong Ga和王 家太极拳,却没有找到我期待的风格。我分享了功夫的习法,并与我的朋友Jonathan Barbary⼀起寻找有效的风格。那就是当我所追求的真武术把我带到中国的时候。

在1998年第⼀次到少林寺之后,我听从了⽗亲的建议,决定学习普通话,以更好地理 解中国⽂化。这种中华知识吸引我在2006年定居中国,追求我梦寐以求的功夫风格。 我在佛⼭发现刘少良⽩眉拳,⽴刻为这种风格的技艺、凶猛和智慧所倾倒。这些技艺很 现实、具体,它们的有效性和独特性与我的格⽃观念是⼀致的。

第⼀个接受我作为弟⼦的师⽗是陈⽼师,他是刘少良接纳的第⼀批弟⼦们。 然后,刘 少良,师⽗刘伟基和师⽗刘伟新的两个⼉⼦和接班⼈接纳我为弟⼦。⼏年后,他们都 认我当师⽗。

我与师⽗刘伟新有着特殊关系,师⽗刘伟新通过他的功夫练习升华为⼀个公正和善良 的⼈。 每年,我都会在佛⼭呆上⼀个多⽉的时间,以加强练习并与他呆在⼀块。 他让 我意识到需要将特殊的武术技艺与仁慈相结合。 随着师⽗刘伟新,我们之间建⽴的我 梦寐以求的师徒关系。后来,他选择我作为其功夫的继承⼈。

为了使这种练习适应西⽅的教学⽅式,并委以授权在法国教授我的武术,我得到了 “Diplôme d’Etat de la Jeunesse,de l'Education Populaire et du Sport(DEJEPS)”。

为了传播我的教学知识和以师⽗之道习武,我于2011年9⽉在巴黎开设了传统的功夫学 校。为了纪念我的师⽗,我选择了名为“刘伟新⽩眉拳”为校名。

从那以后,⾃开办以来,我的学校的盛名⾃巴黎⾄佛⼭从未停⽌过增长。我们每年在 刘伟新学校进⾏功夫和舞狮表演。

我现在是佛⼭⽩眉拳体育协会的副会长兼巴黎分会的会长。 在巴黎第五区的⼀个多学 科中⼼居住五年后,我在巴黎市中⼼开设了⾃⼰的学校。

2018年3⽉24⽇,我受邀在法国巴黎雅⾼酒店演出场地的33e武术节上表演⽩眉拳功
夫。

师爷刘伟新 Siyé Lao Wei San

师爷刘伟新原籍佛⼭。 他是太师爷刘少良的次⼦和继承⼈。

为了专注于⾃⼰的职业和家庭,他长期坚守其功夫多年。 2009年,他决定开办属于⾃ ⼰的学校,以延续⽩眉拳和纪念他的⽗亲。 如今,师爷刘伟新⼀直致⼒于⽩眉拳功夫的教学。

他的功夫超然,他选择将其武术和 道德知识分享给少数弟⼦们。

2010年,他创建了佛⼭⽩眉拳体育协会,汇集了⽗亲教学传承⼈的⽩眉拳学校。 师爷刘伟新在2012年受邀到法国时,有幸见到了他的继承⼈Benjamin Culos的弟⼦。

2016年9⽉3⽇,师爷刘伟新来到巴黎为刘伟新⽩眉拳学校揭幕,并成⽴了佛⼭⽩眉拳 体育协会巴黎分会,以加强佛⼭与巴黎学校之间的联系。

师公刘伟基 Sigong Lao Wei Kei

师公刘伟基是太师爷刘少良的长⼦和继承⼈。 他于1978年开始教授⽩眉拳。他于2003 年创建的功夫学校被命名为“刘少良纪念馆”,以纪念他的⽗亲。

与他的弟弟刘伟新的理念契合,他与弟弟分享了对功夫的热情以及将⽗亲的⽩眉拳延 续下去的意愿。

师公陈幼民 Sigong Chan Yau Man

师公陈幼民是刘少良的第⼀批弟⼦之⼀,也是少数被他认定可作为师⽗的⼈之⼀。 正 如他所要求的那样,他已经接受了只对少数⼏个弟⼦们教授⽩眉拳的事。 师公陈幼民是⾸位舞狮⼤师。

他的舞蹈团队曾两次获得中国舞狮锦标赛冠军,多年来 他⼀直在佛⼭祖庙举办黄飞鸿(著名功夫⼤师和中医师)纪念演出。 师公陈幼民舞狮的声誉遍布佛⼭,遍布全中国乃⾄全球。

他的团队在2008年受邀参加 北京奥运会的表演,并在⽇本、韩国、泰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法国等许多国家担 任中国传说⼤使。

太师爷刘少良 Tai Siyé Lao Siu Leung

太师爷刘少良出⽣于佛⼭,他在⼴州学习了⽩眉拳,在那⾥度过了他⼀⽣的⼀部分时间。 1965年,他回到家乡,开始教授功夫。

太师爷刘少良因其异常天赋与功夫风格的有效性⽽闻名遐迩。 许多武术家拜求成为他 的弟⼦们之⼀。 在⽂⾰期间,他暗中教他艺术,因为他当时像⼤多数功夫⼤师⼀样处于监禁的威胁之 下。

他于1977年死前将他的全部知识传授给他的两个⼉⼦和继承⼈刘伟基和刘伟新。 太师爷刘少良仍然是⼀位著名⼤师,他的⾮凡⽔准、严谨和公平度是受到赞美的主 题。